楚云苓萧壁城(杪杪)_楚云苓萧壁城最新章节

作者:杪杪

书名:绝世神医妃

更新时间:2022-04-20 21:59:53

来源:zzy

《绝世神医妃》是本已经完结的穿越重生小说,这本书是“杪杪”所写作品,书中主角为楚云苓萧壁城,主要讲述了:燕王飞速地把包子咽下,惊道:你这坏女人怎知他声音有些大,话还没说完,云苓又飞速塞了一个包子在他的嘴里。按照辈分,你该叫我三嫂才是。燕王差点被噎死,他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想冲着云苓呸一声,却塞着一嘴的包子呸不出来。你这老寒腿,我只需四针,便能治好。唔唔唔!鬼才信!燕王瞪着她,眼神中满是狐疑,他从来没听......
楚云苓萧壁城(杪杪)_楚云苓萧壁城最新章节

《绝世神医妃》精选:

楚云菡望着云苓的眼中飞快闪过一丝怨愤,随即又朝着萧壁城投去幽怨的目光。

她不明白,这种时候为什么萧壁城不站出来帮她们母女说两句话。

听说男人对待已经属于自己的女人,总是会格外宽容怜惜,而楚云苓是他的第一个女人。

莫非真是因为如此,萧壁城对楚云苓的态度才会有如此大的转变?

想到这里,楚云菡有些心浮气躁,站立不安。

可惜萧壁城是个瞎子,任她神情有多哀怨,也统统看不见。

云苓将楚云菡心神不宁的模样看在眼里,弯唇笑了笑。

比起她的母亲莲夫人,楚云菡还是太嫩了。平日里一副凡尘仙子般的清高模样,遇上一点小挫折就立马慌了阵脚。

新桌子和茶点很快送了上来,老世子在正厅接待萧壁城,陈氏唤了云苓和楚云泽单独说话。

云苓从小没有亲人,对陈氏的感情谈不上有多深厚,但脑海中有着许多关于她的记忆。

这是个很疼爱女儿的母亲。

苓儿,你且和娘说实话,靖王当真已不计较先前的事了?

云苓笑笑,生米都煮成熟饭了,计较也没用,只能是认了呗,我和他都是如此。

那王爷待你好吗?陈氏知道萧壁城心里惦念着别的女子。

云苓皱眉,谈不上好,也没多坏,且凑合着过吧。

前两天他俩还互扇巴掌来着呢,不过今天在门口萧壁城倒是出手护了她两次,勉强扯平吧。

虽不知妹夫心中所想,但他对云苓还不错。

楚云泽把今天早上在文国公府门口发生的事详细叙述了一遍。

见陈氏终于放下心来,云苓暂敛笑容,语气认真。

不必担心我,反倒是娘今后在府中,要多拿出你正室夫人的气派来,别叫那贱妾踩到你头上去。

陈氏愁眉欲言,云苓继续道:我知道娘心中在想什么,不必顾及,就算外公不在了,您还有太后做靠山呢。别忘了您和爹爹的婚事,当初可是太上皇保的媒!

这些年来,陈氏在文国公府中过的谨慎。

其实这倒不是老世子对她不好,原本夫妻二人也是恩爱的,只是打外祖父去世后,陈氏想起自己既无父母也无长兄,难免生出孤独无依的凄怆来。

下意识的,她在老世子面前的气势态度就弱了许多,毕竟除了丈夫,她再没有其他可依靠的人了。

当初老世子跟莲夫人是糊里糊涂地睡在了一起并有孕的,一开始也不喜欢莲夫人。

奈何这些年来,陈氏性子太软,不敢发怒有怨言,莲夫人又手段了得,才叫老世子对她慢慢上了心。

我爹这个人吧,谈不上坏,就是蠢的很。他这种性格只有两种人对付得了,要么一昧地顺着他吹耳旁风,要么就和他抗争到底。

说白了就是欺软怕硬,还要面子的很,欠收拾。

莲夫人做了前者,那咱们就做后者,当个母老虎可比装孙子强。更何况您还有我和大哥呢,他要还想做混账事,便让我来好好收拾他!

陈氏心底感动,忍不住泪眼盈眶。

楚云泽却心里不是滋味,他以前总以为母亲和莲夫人之间相处得很好,否则为何从来没有抱怨过呢。

现在他知道了,母亲不是没有委屈,只是无人可以诉说依靠。

他这个当儿子的太失败,如果不是云苓今日当众点醒他,他还沉浸在府中和谐的假象中。

娘,云苓说得对,儿子往后定会成为您的依靠,不再叫您受半分委屈!

陈氏眼中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扑进他的怀中。

云苓暗自点头,她这便宜大哥倒还有救。心不坏,就是跟他那世子爹一样,有点傻。

兴许是因为文国公府以前从没有过妾室与庶出子女,父子在后宅之事上都缺少经验,轻轻松松就被人忽悠了。

楚云泽安慰着陈氏,眼神复杂地看了云苓一眼。

他这个自小关系不怎么样的妹妹,虽然脾气坏,却出人意料的通透。

后宅花园里,楚云菡好不容易才寻见了一个和萧壁城独处的机会。

壁城哥哥,这些日子你还好吗?楚云菡主动上前牵起萧壁城的左手,刚才你的手受伤了,我特地拿了药来。

她主动为萧壁城的手掌心涂药,萧壁城身形微顿,没有拒绝。

我不碍事。

楚云菡目光复杂地看着他,终是忍不住道:壁城哥哥,你不怪姐姐了?

你希望我怪她?

当然不是,只是姐姐的脾气那日她伤了御之,又对你破口大骂,我还怕你会心有芥蒂,如今你们能冰释前嫌,自然再好不过。

或许是因为心中埋下了怀疑的种子,所以往日听起来再平常不过的话,如今也觉得别有意味。

萧壁城听出她话中隐隐带着挑拨的刻意,心情有些烦躁地转移了话题。

封言今日为何会造访?

楚云菡眼神一暗,强颜欢笑道:他是来求亲的,说想纳我为妾,爹爹没同意,他便连着三日天天都来。

壁城哥哥今日折了他的威风,想必文国公府能清静许多时日。说起来往日也是多亏有你相护,封言才不敢死缠烂打。

楚云菡有意无意地暗示他。

萧壁城如何不知封言是什么人,定是在他成亲后,便迫不及待地缠上了楚云菡。

他已成亲,往后很难再有合适的立场去替楚云菡解围,否则必生非议,除非她愿意嫁给他为侧妃。

萧壁城冷不丁地想起云苓说过的话,鬼使神差地问她。

云菡,倘若我与楚云苓和离,你可愿意做我的靖王妃?那样我便能护着你一辈子。

楚云菡神色微僵,一颗心提了起来。

我一介卑微庶女,怎配得上做你的正妃,倘若我和云苓一样是嫡出女儿,便不算有辱壁城哥哥的身份了。

她还真有些怕萧壁城那样做,否则她费尽心思将他推给楚云苓是为了什么。

萧壁城在冥冥中已经预料到了她的回答,只是随口试探一问,但得到的答案还是让他心凉。

话里话外,楚云菡还在耿耿于怀嫡女身份。

曾几何时,你还说过只要能嫁给我,即便做侧妃也心甘情愿。

他笑笑,仿佛在说一件再平淡不过的往事。

楚云菡心里一跳,神色有些许不自然,是啊,可壁城哥哥待我好,说若是娶我,便只会娶我为正妃。

谁知如今物是人非,也许真的是有缘无分。

萧壁城闭上眼,嘴角笑容轻浅,物是人非你说得对。

人心到底是容易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