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大全 > 浣纱弄碧水

    《沈青晓叶易溯》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作者:风闹

    书名:浣纱弄碧水

    更新时间:2022-04-20 21:40:21

    来源:zsy

    精品小说《浣纱弄碧水》是风闹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虐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沈青晓叶易溯,内容主要讲述:平日里的沈青晓,胆小谨慎。  断然不会这般失态。  倒是没想到,天赋异禀,造诣颇高的她,一碗寻常清酒就灌醉了。  不仅如此,原本还没有气色的脸,此刻透着一抹诱人红色。  她爬在他身上,他却感受到了软玉温香。  那迷离又灵动的双眸正呆愣愣望着他。  醉了?叶易溯询问道。  我没醉。你才醉了。沈青晓噘嘴......
    《沈青晓叶易溯》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浣纱弄碧水》精选:

      叶易溯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没对。

      明知道今天是所有弟子的下山日,他们一年只有一次回家团聚的机会。

      但他却鬼使神差的叫住了沈青晓。

      当初是他重罚造谣者以威慑宗门,也是他果断决定不再与沈青晓多接近。

      可一想到今日下山,曾有弟子不回。

      也想到今日下山,会遭遇一些不测。

      他阻挡了她回家的步伐。

      那一刻,他不想让她走了。

      叶易溯盯着她,开口缓缓说道:把头抬起来。

      他想知道她此刻是什么表情,对他是怨,还是恨?

      抬起来?

      可他此刻是躺卧着,她若是抬起头,他岂不是能够清晰的看见她没有喉结吗?

      沈青晓打了个寒颤,背脊骨僵硬住了。

      见她不动,叶易溯伸出手将她拉了过来。

      软塌很大,高大的叶易溯都可以完全躺下,更别说娇小的沈青晓了。

      她本就没有防备,被他一拉直接跌入他怀中。

      如此近的距离,六年来是头一次。

      近的让沈青晓感觉她能够听到快要跳到嗓子眼的心,近到让她闻到了师尊身上那亦正亦邪的气息。

      透着高贵的名香也透着残忍的血腥。

      抬头。

      是是师尊。

      沈青晓目光从他结实的胸膛挪动到他眼眸。

      那浩瀚星辰一眼,她便陷入进去。

      叶易溯俊逸非凡,若不是因为叶剑宗不收女弟子,单凭师尊这张脸,都能让天下女人挤破头想入门。

      叶易溯是多少人的幻想,连她昔日在沈家都略有所闻。

      可现在,她只有害怕。

      肤若白雪,唇若朱红。

    你怎如女人般娇嫩?叶易溯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细细端详后说道。

      简单的一句打趣却让沈青晓瞬间如到寒窖一般。

      是啊。

      练剑六年,她硬是一点男儿的硬朗没练出来。

      倒是把身子骨越练越娇软了。

      沈青晓调整呼吸,小声说道:回师尊,自幼怕苦,练剑的时候又喜阴,许是没怎么晒着太阳。

    前些日子有风寒了,吃这些药,许是药物调理。

      她站在太阳下暴晒也只是暂时黑了一点,还没等叶易溯召见她,又白了回去。

      她已是故意涂抹药物遮掩唇色,仍旧无济于事。

      宗门弟子对他一向谨慎恭敬。

      叶易溯明白,也清楚,他也习惯了。

      只是,面对沈青晓的刻意回避,让他不由拧眉。

      叶易溯松开她,往后慵懒一靠,狭长的丹凤眼挑着她打趣道:今日下山,要见什么人?

      师尊向来不多问。

      沈青晓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问起。

      一时间她脑子有些僵,支支吾吾半天,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叶易溯眉头一皱,眼神也变得冷淡许多,怎么,金屋藏娇,怕本尊知道同你抢妻妾不成?

      沈青晓更是惶恐极了,不不会。

    弟子尚未娶妻,虽有一门但还未娶进门。

      哥哥原本和柳家小姐定了日子却没想到,沈家发生了这种事,于是一切都未进展了。

      哪一门?叶易溯漫不经心的问道。

      沈青晓攥紧衣袖,有些不敢说了。

      她怕叶易溯会去找柳家,更怕他把人接过来,到时候她身份就败光了。

      不仅害了自己,还会害了哥哥和哥哥的未婚妻。

      沈青晓吓得一下滚在地上,在地上连连磕头说道:弟子一心只在宗门,断不敢有其他心思。

    弟子只想一辈子伺候师尊。

      一辈子伺候我?叶易溯听到她的话,积压在心上的乌云消散了一些。

      他低低一笑说道:效忠叶剑宗即可。

      效忠叶剑宗,自是效忠他。

      叶易溯心情好了,拍了拍手,伺候端着酒壶过来给她践行。

      叶易溯示意沈青晓喝了,沈青晓端着酒碗却没有动静。

      她自幼不能喝酒,完全是沾酒就倒,眼前践行的酒难住她了。

      叶易溯倒是没看出她的为难,端起碗一饮而尽,见她还未动弹,冷冷勾唇,怕本尊对你下药不成?

      弟子不胜酒力,怕醉后在师尊面前有失仪态。

    沈青晓说道。

      旁边伺候看了眼不太高兴的叶易溯连忙劝说道:小师弟,毕竟是师尊为你践行的酒,这酒只是普通酒水,不醉人。

    你别驳了师尊情面。

      沈青晓见此也无法再推迟,寻常酒水应该不醉人吧?

      她抬起碗用袖子遮掩着,然后一饮而尽。

      叶易溯点了点头又嘱咐道:早去早回。

      他才转身入榻,谁知身后一个小人抱住了他的大腿,一脸醉意望着他,不去了,我哪里都不要去了。

      伺候吓得冷汗直流,见过没酒量的没见过酒量差成这样的,他正欲扶沈青晓离开。

      叶易溯却是抬了抬手让伺候先离开。

      他居高临下盯着那抱着他大腿,然后将他推倒在榻的人,眼眸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