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在线阅读余声声封寒厉

作者:摆烂狗狗人

书名:真千金虐渣成瘾

更新时间:2022-04-20 21:21:29

来源:龙珠

人气满满的小说《真千金虐渣成瘾》是网文作家摆烂狗狗人 的优质力作,余声声封寒厉是这部小说的主角,情节概述:直被人踩在脚下,被大庭广众殴打吧?”被戳到痛处的余声声有些尴尬的埋下头,死死的攥紧了手。刚刚被人全程围观的,毫无还手之力的殴打,让她觉得自卑和羞愧。她只觉得男人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的召唤。将她 ......
免费在线阅读余声声封寒厉

《真千金虐渣成瘾》章节预览

第14章

他语气平淡的像是在说一件外人的事情,只有提到林澜这两个字时才稍微呼吸重了分。

“只要你乖,不妄图想要代替林澜的位置,乖乖当你的替代品洋娃娃。”

“今年王导的这部片,我捧你登上影后的宝座。”

他似有若无的瞥了一眼面前女人的手臂,意有所指的轻笑了一声。

“相信你也不想一直被人踩在脚下,被大庭广众殴打吧?”

被戳到痛处的余声声有些尴尬的埋下头,死死的攥紧了手。

刚刚被人全程围观的,毫无还手之力的殴打,让她觉得自卑和羞愧。

她只觉得男人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的召唤。

将她心中压抑已久的欲望全盘勾出,最后开出最具诱惑力的条件,她差点控制不住的颤抖。

将林澜踩在脚下是她进圈子的真正目的。

她努力了三年,最后还是靠眼前的男人,才拿到了进入高端圈子的临时券。

如果错过眼前的这次机会,林澜嫁入封家。

她就算是问鼎影后,也无法将人拽下神坛,质问她为何要夺走这二十多年的人生。

脑子里的那根弦忽然颤了一下。

她抬起头来,尽量压抑住内心的兴奋和颤抖,对上那张棱角分明的脸,眼神里满是坚定。

“好,封总,我会乖。”

她语气一顿。

“但请您记得您答应过我的事情,今年的影后,我余声声势在必得。”

然后在最恢宏最盛大的那场盛宴上当着所有媒体的面。

说出所有的秘密,将林澜身上的那层伪善的皮扒下。

话音刚落,她尚在茫然,男人已经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流星的走了床的方向。

身体被毫不留情的抛到床上,陷入一片柔软,天旋地转指尖,她的大脑却一片清醒。

这是她要付出的代价。

余声声丝毫没有挣扎,只是微微侧过了身,想要给自己留下最后一丝掩耳盗铃的尊严。

面前的男人慢条斯理地扯开衬衫上的纽扣。

动作优雅,却带来了强势的压迫感。

熟悉的香水味迎面而来,冰冷的一个吻落在了她的眼尾。

余声声死死的攥紧了身下的被子,耳尖却有些变红。

“你的眼睛和几年前的林澜很像。”男人的唇顺着眼尾轻轻摩挲,一路往下,落在了耳际。

“单纯倔强的让人忍不住想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耳边的呼气声是如此的贴近,近到她本能的往后蹭了蹭,想要逃脱出男人的威压。

“谢谢封总夸奖。”她忍着羞耻感,闭着眼睛,声音却忍不住的颤抖。

男人单手将人摁住,止住她想要往后退的企图。

扯开衬衫的动作丝毫没有停顿,如刀子般羞辱的言语也轻松的说出口。

“这份合同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在我面前少开口说话。”

“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时候,你会让我后悔。”

余声声心中的羞耻感和恨意都快要破开胸膛,猛然的跳出。

她死死的咬紧嘴唇,遵循男人的意愿点了点头。

封寒厉低声的笑了起来,仿佛是极为满意她的乖顺。

那笑声却让余声声更为难堪。

她紧紧的闭上眼睛,刻意忽略掉落在颈侧的吻,不去听耳边调笑的喘息声。

一只大手触上开关,房间顿时暗了下来。

深夜,床头灯开着。

男人上身**,露出大片蜜色的肌肤,水滴顺着曲线缓缓地没入下半声的浴袍,消失不见。

封寒厉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指尖夹着烟。

微眯着眼睛吐了个烟圈拨通了助理的电话,长腿一迈放松的搭在面前的桌子上。

床上,余声声侧着身子。

紧紧的攥着被角,闭眼装睡,试图忽略刚刚发生的一切事情。

安静的房间里,男人的声音显得分外清晰。

“李金铭,今天哪只手捧的余声声脸,废了。”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迟疑了两秒,随即就被人不耐的挂断。

“别装睡了。”

男人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床上僵硬的女人,语气冷漠。

“这是给你今天做了正确选择的奖励。”

余声声被人揭穿,动作僵硬的从床上做起,扯着被子挡在胸前。

她喉咙稍动,嗓音沙哑:“谢谢封总。”

她不认为这是什么奖励,只因为无缘无故挨打了一顿,就废了别人一只手。

这份奖励,就像是定时炸弹被精美的礼品盒包好,她还要笑眯眯的接过。

李金铭有多记仇她很清楚,废了一只手之后能做出什么事来她无法想象。

封寒伸手弹了眼烟灰,一眼看穿了她的担忧,骤然嗤笑。

“放心,你和我签了合约,没人敢动你,更何况只是一个李金铭。”

余声声松了一口气,别过脸去,裹着被子伸手去够桌子上的手机。

剧组聚餐应该早就结束了,湘湘还在家里等着她,她得给人回个消息让她安心。

她摁了摁手机的开关键,手机却早就因为没电关机了。

余声声偷瞄了一眼坐在沙发上抽烟的男人。

实在是没有勇气开口问人借充电器,只能暗自祈祷湘湘在那边不会着急到报警。

男人扔在桌面山的手机突兀的响起。

她隔着这么远都能看见上头明晃晃的林澜两个大字。

封寒厉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啧了一声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毫不避讳的摁下了接听键。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通过电话有些失真,嘈杂的让封寒厉不由自主的将手机开了扩音重新扔回了桌面。

醉醺醺带着撒娇意味的声音传来。

“寒厉,我喝多了,你来接我嘛。”

封寒厉换了一个姿势,长腿收回,手肘压在腿上,单手撑着下巴,身子前倾,语气慵懒。

“林小姐,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三个月前主动和我提出了分手,我想我现在没有什么义务大半夜出去接您。”

修长手指中的烟即将燃到末尾。

灼烧的让人不由地摆了摆手,他抬起头盯着床上的女人看了一眼。

余声声被这一眼扫的有些发麻,随即看到男人手中的烟头才反应过来。

她已经本能的在人面前放低姿态,即使是身上未着衣衫,还是没有犹豫脚尖落地。

随手拾起地上的一件衣服,取了床头柜上的烟灰缸就半蹲在人的面前。

“分手了你就不能来接我吗。”

电话那头的林澜声音有些哽咽。

“你明明知道我只是想名正言顺的嫁入封家,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呢?”

一句一句的质问随之而来。

“你宁愿去让余声声爬你的床,送入我的剧组还替她出头,都不愿意让我进入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