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每天都跟偏执大佬表白全文免费阅读_重生后我每天都跟偏执大佬表白小说最新章节

作者:小欧罗巴

书名:重生后我每天都跟偏执大佬表白

更新时间:2022-04-20 20:23:02

来源:YGSC

完结版小说《重生后我每天都跟偏执大佬表白》是作者“小欧罗巴”的一部燃情之作,讲述了主人公许音陆时渊之间的爱情故事,极致深情,全情呈现,主要情节梗概:翌日清晨。许音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全身车轮碾压般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深深皱起了眉。她强撑起身体看向身旁正在熟睡中的男人。他有着宛如刀割般分明的棱角,鼻梁高且挺直,眉宇间都透着常人难及的高贵气质,她怎么从前没发现陆时渊这么帅?从前她真是瞎了眼,居然放着这样一个身份地位样样不凡的男人不要,偏喜欢楚岩那个渣男!......
重生后我每天都跟偏执大佬表白全文免费阅读_重生后我每天都跟偏执大佬表白小说最新章节

《重生后我每天都跟偏执大佬表白》精选:

时渊,我们拨个视频电话吧。知道你不放心我离开,一会你猜我去了哪个房间,再去找我怎么样?

陆时渊没有说话,却立刻拿出了手机,似乎满意她的乖巧。

许音拨通了视频,把手机放进口袋里,只露出摄像头的一半向着外面,隐蔽又刚好能拍到画面。

这是我家,你迟早要认识嘛,那一会记得来找我哦。

许音笑着转身,走向许然。

二楼主卧门口。

许然随手推开房门,故作懊恼道:真是的,我把给你准备的东西忘在车里了,我去取一下。

说完,她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在她走后,许音饶有意味地笑着,径直走进卧室。

这是她嫁给陆时渊之前住的房间,所有的摆设布局还跟她离开前一样,只是......

望着落地窗前身形笔挺的男人,许音装出一副惊讶不已的模样,沉声问了一句:你怎么在这?

音音,我是特意来接你的。

接我?

我知道你上次说的那些话不是真心的,现在陆时渊不在,你不用再害怕了,跟我走吧!

楚岩一时情急快步走近到许音面前,伸手就想要把她拥入怀中。

这里不会有人来的,许然已经打点好了一切。

楚家在陆家面前不堪一击,短短一天父亲就急得心脏病发作入院,楚家负债累累!

他没时间了,只有抓住许音这根救命稻草,要是许音能从了自己——

与楚岩保持着一定距离,她厌烦道:该说的我已经跟你说清楚了,我是不会离开陆时渊的!

话音刚落,许音转身就要开门离开。

下一秒,楚岩飞速冲了上来,用自己的身体牢牢挡住门口。

此时,他眼里的柔情与爱恋已然消散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浓浓的怨毒与恨意,他咬牙切齿道:你别逼我!

让开!

两人四目相对,气氛有些剑拔弩张。

许久,楚岩才沉呵一声:许音!别怪我!我只是太爱你了!

他不由分说把许音拦腰抱起,而后丢在床上,看着床上满目惊慌失措的女人,他狰狞一笑,整个人欺身而上。

一会陆时渊过来看到这一幕,他一定不会再要你了!到时候,你就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了!

他边说着,双手肆无忌惮地撕扯着许音领口。

这一刻,楚岩再也没有了从前儒雅绅士的样子,像是一只发了狂的凶兽,双目通红得可怕。

自始至终,许音没有挣扎,没有反抗。

她只是面无表情地躺在那里,眼神落在门口的方向。

砰!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陆时渊冲进房间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楚岩连拖带拽到了地上!

他阴鹜的眸子染着嗜血的杀意,冲上去将许音紧紧抱在怀中:你别怕。

放心,我没事。

楚岩在一旁完全看傻了。

他脸色一白,强作镇定道:陆总裁,刚才你也看到了,音音爱的人是我,她的男人也只有我一个!

许音的男人到底是谁,今天早上、床单上那一抹刺眼的红足以证明。

陆时渊平静地将目光落在他身上,仿佛在看一件死物。

我不想你的血脏了小音的卧室,但你这张嘴,如果不会说话,这舌头不如割了去。

楚岩强忍着五脏六腑都在颤抖的恐惧,咬死道:音音是自愿跟我在一起的,你这辈子都得不到她的真心。

还在挑拨?

你还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

陆时渊幽幽地说了一句,从西服口袋中拿出手机播放出了一段电话录音,录音的内容,正是刚刚许音和楚岩的对话。

这......怎么会......

我和我老公一直都在打着电话,所以你不必再胡编乱造,没用!

许音冷冷地将楚岩没有说完的话打断

像他这样道貌岸然满心算计的伪君子,许音连多看他一眼都觉得是在浪费时间。

老公,我不想再见到他了,我们走吧?许音淡笑着依偎在陆时渊怀里,委屈地撅着嘴巴。

陆时渊俊冷的面容满覆寒霜,俨然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陆氏在土格其的分公司正需要人手,就让楚先生过去帮帮忙吧。

陆氏集团主营地产,每年所需的浆砌石和泥浆不在少数,这才派驻人手在土格其负责开采。

土格其远在边疆,地貌险峻,常年风沙不断连喝水都是问题,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一时间,就连刘启都不免为楚岩的未来堪忧。

希望他还能活着回来吧!

是。

另外,听说楚家正面临债务危机,我愿意出五千万买楚少爷一根手指,一亿买楚少爷的舌头——你说,楚董被逼上绝路会不会考虑呢?

陆时渊你疯了?!你敢——

楚岩的挣扎反抗,双手紧紧捂着嘴巴,浑身抖着尿了裤子,几名保镖把他一路推拽了出去。

此刻,本来喧闹的房间瞬间安静了下来。

许音轻轻靠在陆时渊怀中,听着他坚实有力的心跳,闻着他身上淡淡烟草的味道,知足一笑:陆时渊,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谢他爱她。

谢谢他为她做的一切。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

这句谢,是她早就欠下的。

许音笑了笑没有回答,看了眼时间,眉眼弯弯道:爷爷的寿辰快开始了,我们过去吧。

好。

八点整,许宅后院。

京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齐聚在这里,宾客云集,好不热闹。

陆时渊和许音一出场,瞬间成为全场注视的焦点,一时间,宾客们议论纷纷。

许小姐不是不喜欢陆总吗?怎么现在这么恩爱?

我听说她为了逃婚在婚礼上闹得不可开交,这是怎么回事?

......

迎着这些议论的声音,许音仿若根本没有听到一般牵着陆时渊的手径直走向主桌许老爷子面前,甜甜地唤了一句:爷爷。

包括许老爷子在内,许家一众人全都惊讶得不像话。

许杰最先起身,不敢置信地问道:音儿,你和陆总,你们?

哥,时渊是我丈夫,也是你妹夫,别陆总陆总的叫,太疏远了。许音不满地说着。

好好!妹夫,是妹夫,哈哈!

许然冷眼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面,波光涟漪的眼睛里斥满了嫉恨。

怎么回事!

刚刚她明明让人告诉陆时渊,许音和楚岩在房间里私会,他难道没看到吗?

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