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王令》免费阅读作者南冥游鱼小说

作者:南冥游鱼

书名:秦王令

更新时间:2022-04-20 19:03:39

来源:ygscx

《秦战宋若熙》是南冥游鱼创作的小说,主要讲述了秦战宋若熙两个人之间缠绵缱绻的故事。这里有(全章节)《秦战宋若熙》小说在线阅读:然认识,说不定能帮秦战回忆起一些事情。“战儿,快让李院长给你看看,你妹妹有我照顾,不用担心。”李国源郑重的说道:“请秦先生放心,医院会给您妹妹提供最好的医疗条件,保证保住她的性命,一定尽快让......
《秦王令》免费阅读作者南冥游鱼小说

《秦王令》章节预览

李国源不仅是滨江市赫赫有名的专家医生,人民医院的副院长,还是滨江战区医院的特聘专家,享有盛誉。

寻常人想找他看病,根本排上号,哪怕是一些富豪老板,也得提前预约。

然而,李国源在秦战面前,却格外恭敬客气,不禁令人好奇,秦战到底是什么身份?

沐婉蓉也非常好奇,李国源为什么会对秦战如此恭敬,既然认识,说不定能帮秦战回忆起一些事情。

“战儿,快让李院长给你看看,你妹妹有我照顾,不用担心。”

李国源郑重的说道:“请秦先生放心,医院会给您妹妹提供最好的医疗条件,保证保住她的性命,一定尽快让她康复。”

秦悦现在昏迷不醒,需要观察修养,秦战虽然担心,却帮不上什么忙,点头道:

“多谢李院长,麻烦您帮我看看吧!”

“秦先生,这边请!”李国源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带着秦战,走出病房。

秦战也想找回曾经的记忆,通过母亲的讲述,他得知自己小时候跟着一位老先生,学过医术和武术。

那位老先生是云游四方的道医,云游到滨江市,偶遇八岁的秦战,非要收他为徒,传授了他十年医术和武术。

秦战十八岁那年,老先生说他俩的师徒缘分已尽,并安排他从戎,之后那位老先生便悄然不知去向。

秦战一走七年,直到重伤归来,期间很少回家,据说当的是战区医生,可他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李院长,我妹妹的伤势,到底怎么样?”秦战忧心忡忡的询问道。

李国源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她伤的很重,双腿严重骨折,右手也骨折,内脏出血,还有脑震荡,即便治好,也可能留下后遗症……”

听闻妹妹的伤势严重,秦战又是一阵恨意涌上心头。

宋若峰那个王八蛋,真是该死,今晚没要他的狗命,真是便宜他了!

说话间,两人来到一间诊室。

李国源吩咐不允许任何人打扰,请秦战落座后,询问道:“秦先生,您之前检查过吗?”

秦战点了点头,“查过几次,说是脑部受创引起的失忆,到现在失忆三年了,记忆一点没有恢复。”

李国源皱起眉头道:“正常情况下,大多数失忆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恢复,您三年没有一点恢复,极有可能是永久性失忆,再想治好,恐怕非常困难。”

“说实话,您现在这种程度,吃药治疗已经没有用了,只能靠某些事情刺激,或许还有一线恢复记忆的希望。”

“秦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恐怕我没法给您提供有效的治疗。”

了解完秦战的情况,李国源束手无策,哪怕是国内最好的脑科专家,也没法治疗永久性失忆。

秦战虽然想恢复记忆,但恢复不了也没法强求,淡然一笑道:

“李院长客气了,治不好也无所谓,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对了,您说的张老是什么人?”

“张老是滨江战区的统帅,曾患上了肾衰竭,六年前还是您妙手回春,治好了他,堪比神医。”

“我特别佩服您的医术,记忆犹新,还合照留念了,照片我一直珍藏保留着。”

说着,李国源拿出手机,快速翻找出一张照片。

照片上,秦战和李国源身穿白大褂,面带笑容,站在一面墙壁前。

秦战琢磨着,自己应该当过战区医生,否则怎么会去给统帅治病。

“李院长,你还得见我时,我在哪个战区服役吗?或者你了解我的其它信息吗?”

“我不清楚,但我记得张老对您特别客气,具体信息没有过多透露,毕竟战士的很多信息需要保密,我没敢乱问。”

“我可以联系张老,说不定他能帮您回忆起很多记忆。不过,我没有张老的联系方式,需要通过其他人,您需要等一两天。”

秦战点头答应,又跟李国源聊了一会儿,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他心系妹妹的安危,况且时间比较晚了,起身告辞。

这时,秦战的手机响起,是宋若熙打来的,随手接通。

“你妹妹的情况怎么样了?”

“还没有脱离危险期,需要住院观察!”秦战冷淡的说道。

宋若熙重重叹了口气道:“你妹妹在我家坠楼,摔成重伤,我应该负责,所有的治疗费用都由我们家承担。”

“本来就该你们负责!”秦战重重的冷哼一声,想到今晚在宋家别墅说的话,又说道:

“这三年来,我在宋家做牛做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欠你们宋家的已经还完了,我也不想耽误你,明天去离婚,我净身出户!”

“好,明天上午十点,婚姻局见!”宋若熙不带任何感情的答应一声,挂断了电话。

秦战长出一口气,摆脱了上门女婿的身份,觉得一身轻松,以后再也不用过窝囊日子了。

他跟宋若熙结婚三年,其实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宋若熙心高气傲,根本看不上他,两人一直分房睡,从来没让他碰过,更别说同房了。

返回病房,秦战并没有提跟宋若熙离婚的事,让母亲去休息,他守在了妹妹的病床前……

转眼第二天上午,秦悦昏迷一晚上,并没有醒来,不过病情已经稳定,度过了危险期。

秦战换上母亲从家里给他打来的衣服,让母亲照看秦悦,找了个借口离开医院,乘坐公交车前往婚姻局。

抵达时九点五十,宋若熙还没到,秦战站在门口的台阶上,掏出一根廉价香烟,缓缓抽了起来。

忽然,一阵低沉的引擎轰鸣声响起,一辆银灰色炫酷的跑车,停在了门口。

车门打开,走下一名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手里捧着一束红艳的玫瑰花。

男子迈步走上台阶,看到了秦战,玩味的嘲弄道:

“这不是宋家的窝囊废上门女婿嘛,不对,宋若熙昨晚把你休了,你已经不是宋家女婿了。”

秦战扫了一眼,认出了对方是丁俊雄,丁家少爷,宋若熙的追求者,他跟宋若熙结婚后,丁俊雄还再纠缠宋若熙,一直没有放弃。

他没有搭理,继续抽烟。

丁俊雄接着嘲讽道:“像你这种垃圾,根本配不上若熙,我早说过,你们肯定会离婚,现在被我说中了吧!”

“实话告诉你,我今天来,就是向若熙求婚的。”

秦战冷声道:“随便,能求婚成功,算你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