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庶妃要休夫 (已完结)容慕华祈珟旻小说阅读

作者:杨杨

书名:特工庶妃要休夫

更新时间:2022-04-20 17:24:18

来源:zzy

经典小说《特工庶妃要休夫》由作者杨杨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容慕华祈珟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容慕华缓缓睁开了眼,看见露种两眼通红。发生什么事了吗?露种擦了一下眼泪,小姐,昨天是新婚之夜,可是宁王竟然让你到厢房睡,今天早上,底下人都传开了,说小姐你不受宠。噗容慕华嗤笑出声,换做别人也不想和一个残废睡吧?等过段时间,我都安排好了咱们就离开这个破地方!听见自己小姐说出这般话来,露种更是哇的直接哭......
特工庶妃要休夫 (已完结)容慕华祈珟旻小说阅读

《特工庶妃要休夫》精选:

容慕华缓缓睁开了眼,看见露种两眼通红。

发生什么事了吗?

露种擦了一下眼泪,小姐,昨天是新婚之夜,可是宁王竟然让你到厢房睡,今天早上,底下人都传开了,说小姐你不受宠。

噗容慕华嗤笑出声,换做别人也不想和一个残废睡吧?等过段时间,我都安排好了咱们就离开这个破地方!

听见自己小姐说出这般话来,露种更是哇的直接哭了出来。

小姐,你嫁到王府,再出去哪有那么容易。而且您在这受了这么多委屈

行了,不哭了。容慕华安慰道:他们也就只在私下里敢说,谁敢当着我们的面说,我就拔了谁的舌头!

啊?小姐!露种嘴张的很大,连眼上的泪珠都不记得擦了。

她记忆中的小姐一直唯唯诺诺,又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容慕华现在已经起床,露种,谁要欺负咱们,咱们自然也能欺负回去。你以后跟着我,就要记住这一点。

小姐,知道了。露种低声回答。

她感觉小姐好像变的不一样了。

洗漱完,用过早膳,没有出去的容慕华就让露种带点药材和食物过来。

这具身体不仅瘦弱,身上还留有旧伤,她只能先好好休养。

书房,阳光通过窗户撒在了坐在窗边的祈珟旻身上。

他时不时的拍打着带伤的双腿,好像在想什么。

祈珟旻向旁边的人问道:她在做什么?

回主子,王妃一直都在屋里,只命人送了一些食物和药材进去,但属下也不知道王妃在做什么。灿阳回答。

也是忙着给他配药吧?

想到这里祈珟旻垂眸冷笑,仿佛在思索什么。

这女人虽然是一个眼线,但是也不是毫无价值。

不久,缓缓开口:太子那查到什么了?

太子最近都很安静,一直都在蛰伏。

时间悠悠晃过,这两天,容慕华白天好好休养,晚上就给那个别扭王爷扎针疗伤。

到了第三天,祈珟旻还是没忍住开口:药呢?

您说什么药?

他沉默了,觉得容慕华明知故问,不满涌上心头。

容慕华思考片刻,这才想到:你是说我之前在府里拿的那些药?我吃了啊,我身上也有伤。

还是你伤的!

祈珟旻眼眸一暗,良久,牙缝里才蹦出两个字:出去!

哼!

这三天,容慕华也是了解了祈珟旻这个人的脾气,她自己也不放在心上。

扎完针打算离开的时候,又说了一句:你作为我的夫君,明天就该回门了,你可要跟我一起去?

你别以为拜堂了,就真成了本王的妃子!祈珟旻一声冷笑。

行吧,我明白了。

容慕华不经意的点点头,走出了门。

好你个宁王,腿瘸还傲娇?!

你等姑奶奶脚跟站稳了,早晚让你也给跪下,也给我在地上爬!

祈珟旻揉着自己的腿,已经有了几分知觉,嘴角少有的有了一丝温暖的笑意。

第二天一早,容慕华回门,她早早就起来梳妆打扮。

王妃的服制穿在身上,整个人也变得气质非凡高贵万分了。

看着镜子里面的样子,云鬓高挽,肤如凝脂,一看就是一个美人!

小姐我早就看出您天资卓越了~露种看的高兴的直夸她。

就会贫嘴。容慕华笑着,马车都备好了吗?

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小姐,早就安排好了。我们这次回去,谁还能欺负我们!露种嘻嘻一笑。

出门,上车。

容慕华到将军府的那会,就已经有人等着了。

小姐,夫人吩咐了,您进侧门吧,正门是让人进的。

让人进?那是把她当成狗了吗?

看着管事外表恭敬,其实也是一脸看笑话的样子,看到这里容慕华心里一寒。

没想到我作为宁王王妃,你竟然让我从侧门进?这是将军府也把我夫君看成狗的意思吗?

听到这句话,管事的立刻就心虚了,即使您是王妃,您回门也得遵守将军府里的规矩。

和我讲规矩?那今日我就把规矩给你好好讲讲。容慕华脸色笑的更灿烂,掌嘴,露种!

她可没忘记在将军府的时候,这位管事可没少打露种嘴巴。

露种听到吓的连忙往后退,她怎么敢?

真是胆小如鼠!

容慕华呵了一声,直接上去,啪啪啪!

照着那管事的脸上狠狠抡了几巴掌。

本小姐身为宁王妃,即使是爹爹看见了也得礼让几分,你还跟我提规矩?难道你是想让别人知道爹爹拥兵自恃,就是宁王他也看不上了?闪开!

已经被打的眼冒金星的管事,早就没了一开始的嚣张气焰,又听到容慕华说自家将军拥兵自恃,更是吓的不敢出声。

容慕华径直走进府里。

还没走进堂屋,一句不友好的嘲讽就传进她耳朵里。

呀,这就是姐姐呀,到底是成了宁王妃,身份不一样了,刚回来,也敢跟自己家的人动手了。

只见一个打扮招摇的美人儿从月门走出来。

月瑶妹妹,原来是你呀。

容慕华浅笑盈盈,身子端着,尽显高贵,全是误会,刚才那管事和说讲规矩,差点吓到我了。懂礼的只会说他不懂事,要是不懂的,还当是这将军府拥兵自恃,连皇室也得守住这的规矩呢。

容月瑶一声哼笑,摆出谁也瞧不起的模样,才去王府没几天,姐姐竟然也能言善辩了起来?刚才在府门口也敢大吵大闹,不怕别人笑话。母亲果然没说错,奴婢生出来的,到底是没个规矩。

又一个来和我提规矩的。对那些尖酸刻薄的话容慕华根本不放在心上,相反,这话正合她意!

想来妹妹也是个讲规矩的,怎么见了本王妃,却还不行礼?给我跪下!

一声呵斥,不容旁人置喙!

你,你刚才说什么?!容月瑶的脸上再也笑不出来。她有点不相信刚才自己听到了什么。

没想到要让她跪下?真是胆大包天。

妹妹刚才一口一个讲规矩,怎么到了现在,却不愿给本王妃行个礼?莫非妹妹说的规矩,就是给别人听的?

容慕华死死的看着容月瑶。

月瑶咬咬牙,你能算什么,竟敢让我下跪?容慕华,别忘了你就只是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一声尖叫,周围的下人纷纷看呆。

想好再说,我只是什么?

容慕华姿态端着,笑容如灿花。

容月瑶疼的捂住脸吼叫:你,你还敢打我?原本姣好的容颜现在已经气的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