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大全 > 祁孟舟贺

    祁孟舟贺萳小说名字-全文【大结局】

    作者:皇昏

    书名:祁孟舟贺

    更新时间:2022-10-24 20:07:05

    来源:xit

    《祁孟舟贺》小说是作者皇昏 的完结段虐作品,小说中的主人公是祁孟舟贺萳,全文都在铺垫一个悲伤的故事。内容介绍:些无奈,她看出来了,贺萳是被白郁宁气到了,但又舍不得朝人发作,所以才拉了她这个替罪羊出来。她正愁苦这事该怎么揭过去,额头上就又挨了一下,她敢怒不敢言,只好抬手揉了揉。贺萳扫了她一眼,眉头一拧 ......
    祁孟舟贺萳小说名字-全文【大结局】

    《祁孟舟贺》章节预览

    祁孟舟捂着头看过去,见他眼底还带着没散去的戾气,心里有些打怵:“爷……”

    贺萳打量她一眼,语调冷冷淡淡的:”都学会偷听了?“

    祁孟舟觉得自己很冤枉,但解释起来不是很有底气:”那么多人都在……不算偷听吧?“

    ”还狡辩?“

    祁孟舟有些无奈,她看出来了,贺萳是被白郁宁气到了,但又舍不得朝人发作,所以才拉了她这个替罪羊出来。

    她正愁苦这事该怎么揭过去,额头上就又挨了一下,她敢怒不敢言,只好抬手揉了揉。

    贺萳扫了她一眼,眉头一拧,看着有点凶:”可见是上回跪的不够,还敢到处乱跑。“

    祁孟舟心里叹气,虽然自己是被迁怒了,可到底能单独和贺萳说两句话了,她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抓住了贺萳的衣角。

    ”爷,有件事想求你。“

    贺萳不轻不重的嗤了一声:”那三百两银子?“

    祁孟舟一噎,心想你还知道该给我三百两银子啊,可随即她眼睛就亮起来:“要是这个的话,那能给我吗?”

    “想得美。”

    他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冷酷无情,祁孟舟心里忍不住嘁了一声,然而却并不意外。

    算了算了,反正她来也不是为了银子,孩子的事可比银子重要多了。

    只是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贺萳对旁人素来没怎么有耐心,见她不吭声,就有些不耐烦:”哑巴了?“

    祁孟舟鼓了鼓勇气:”爷,我想……有个孩子。“

    贺萳一愣,片刻后锋利如刀的视线霍的刺了过来,他紧紧盯着祁孟舟:”你说什么?“

    祁孟舟有些愣,心道这么近的距离怎么还能听不见?

    她张了张嘴,刚想重复一遍,就被贺萳一推,撞到了身后的假山上,然后一只手附上来,按住了她。

    假山凹凸不平,祁孟舟被硌得后腰生疼,正想喊一声疼,可一抬眼,就对上了贺萳的目光,男人眼底半是嘲讽半是冷漠,看的人心里发凉。

    她忽然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贺萳嗤了一声:”正妻还没过门,庶长子先降世,传出去,我贺家的脸还要不要?“

    祁孟舟有些迟钝的摇了摇头,她没想过这些,只是单纯的想要个孩子而已。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有些承受不住贺萳这么冷厉的眼神,微微垂下了头,”我就是想要个孩子……没有名分也没关系,爷把我送到庄子上去也行……“

    贺萳冷笑了一声:”庄子上?听起来倒像是懂事的,可……你真以为什么人都配生下我的孩子?“

    祁孟舟呼吸一滞,有些难堪的垂下了眼睛,贺萳果然是很嫌弃她的出身。

    男人并不在意她的心情,说完转身就走,几步后却又转头看过来,目光冷沉沉的警告她:”收起你不该有的心思,滚回你的院子里去,没事别再出来。“

    祁孟舟听着脚步声走远,半晌才抬起头来,神情竟然仍旧算得上平静,虽然贺萳的话十分难听,可混迹青楼那么些年,什么委屈没受过?

    何况这个结果,她其实也猜到了。

    “算了算了,这次不行就下次吧……不生气,不难过,更不好听的话不是也听过吗,没什么好往心里去的……”

    她扯了扯嘴角,本来想笑一笑的,却到底没能笑出来。

    ”还矫情起来了了……”

    她骂了自己一句,却不自觉弯下腰扶住了假山,外头站了这一会儿,膝盖又疼了起来,而且腰上被硌得也有些疼,好在她能忍,从懂事那天起,她就学会忍了……

    等回到溪兰苑的时候,天又黑了,冬天日头短,还冷,她手脚都有些僵,然而进了屋子也没比外头暖和多少。

    ”彩雀?去哪了?都这个时辰了,还吃不吃饭了?“

    她喊了两声没得到回应,也就没再吭声,摸索着爬上了床,钻进被子里暖和手脚,脑子里却还是贺萳冷眉冷眼的样子。

    这个人呐,真是……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头终于响起脚步声,彩雀推门进来,瞧见屋子里黑漆漆一片愣了愣:”姨娘?回来了吗?“

    祁孟舟回过神来:”回来了,你干嘛去了?外头那么冷,乱跑什么?“

    知道祁孟舟没睡,彩雀摸出火折子点了灯,神神秘秘的从怀里掏出几块素帕子来。

    ”我去外头揽活了,姨娘你看,绣好这一方帕子就是十文钱,姨娘你女红那么好,说不定还能涨价。“

    祁孟舟接过帕子看了看,脸上的神情已经瞧不出一丁点不对了,她和彩雀絮絮叨叨说了几句话,困意就涌了上来,连彩雀给她的膝盖上药的时候,她都没怎么喊,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但半夜外头忽然吵闹起来,她被惊醒,看着窗户里透进来的火把的光有些茫然:”大半夜的,怎么了?“

    彩雀披着衣服进来,祁孟舟连忙撩开被子让她上去暖和着。

    但不等彩雀脱鞋,房门就被敲响了,砰砰砰的几下,十分不客气,听的人胆战心惊的。

    祁孟舟下意识抱紧了被子:”谁呀?“

    ”我。“

    虽然有些低哑,但这声音的确是贺萳的,彩雀连忙去开了门,祁孟舟有些纳闷,以往也有这个时辰过来的时候,但这个月已经来过了啊,何况,之前才说了不想让她生孩子,那现在人过来也没什么用啊。

    不太想见他呢……

    她故意放缓了动作,慢吞吞撩开被子下地,还没等穿上鞋就被冻得一哆嗦,连忙扯着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爷怎么有空过来?”

    贺萳脱了外袍,边往屋里走边看了她一眼,语气淡淡的:“怎么,我不能来?”

    看起来像是白天的事儿气还没消。

    这个男人真的就是个小心眼……

    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个没什么含义的笑来:“怎么会……就是有点意外,彩雀,去泡茶……”

    “不用了。”

    贺萳倒是十分自在,大马金刀往椅子上一坐,这才看向祁孟舟,瞧见她把自己裹得只露出一个头来,有些不耐的蹙起眉头:“你像什么样子,赶紧把衣服穿上。”